有人告诉我在生日这天决意开始新活动是中年危机来临的征兆

久违了。

今天开始恢复Blog的更新。写多写少不论,总的来说,是否坚持更新,不是精力问题,不是能力问题,而是态度的问题。

虽然我觉得自己写的东西可读性不高,虽然我的Blog读者数量比各种microblog上的订阅者少得多(数十分之一?),但我依旧需要一个张贴稍微长一点的废话的场所。

百字的短章固然有它的好处,但它只能戳中心情,不能抚慰胸怀。

没有写Blog的日子里我用一个红皮小本子写了点日记,都是琐碎事端,下笔潦草,但过一周读便有新鲜趣味,过一年读更是感慨丛生。

所以还是开始写吧。

这不是自语,不是倾诉。
这是「無盡的時空中,偶爾吹過的一縷清風」(好友子潛签名档,我很喜欢,无耻盗用之)。

为什么Blog

为什么写Blog,这是一个我不断问自己的问题。

特别是有了Twitter/微网志这种表达形式之后,很明显地,这种碎片化的阅读和表达方式迷住了我,让我看到了一个更加有趣的世界。

Twitter是思维流的一种具现化。尽管还不是它本身——思维的非连续性被TimeLine的连续性掩盖了,最多是一种书签式的标注,我称之为“路标”,让你在回忆的时候找到一个可供参考的抓手。

如果忽略连续性的问题,仍用水流来比喻思维,那么Blog像是一只盛水的容器,可以将发酵到一定程度的想法捏成形状,或方或圆,或砖或瓦,一一垒起。更贴切的类比则是包饺子:“灵感”、“念头”是各式各样的饺子馅,“文章”这种形式虽然没有给它们增加更多的美味,但就像饺子皮,将其包装成了容易保存、流通和消化的形态。——这也是我最近对“必要的形式主义”的一点想法。

[标题图片:骑车出去乱跑的路上,云与天,横亘在一条水流平静的河上。]

这是一个新的开始

从域名到平台,从主题模板到服务器,都是新的,Brand new。

上面一句话要加粗、加亮、添三重感叹号,做成30米高的灯箱,雄赳赳气昂昂地竖在Cahuenga的山坡上。但是如你所知,我是一个很低调的人,于是上面这个方案被断然否决了。

一个Blog罢了。

关于写Blog这件事,最近(2010年以来)七七八八想了很多,其中包括“Blog是否是一个完善的表达形式”以及“我是否需要写Blog(在享受Twitter这种我更喜欢的记录方式的同时)”等等。

结论,就是您现在看到的这个站点。

让我们开始吧。

这个小小的个人站点的搭建得到了MAYUE老师的热情帮助和给力的技术支援。特此致谢。